在画画这件事上,人类艺术家干不过AI?


首先来提个问题:下面的12幅画作中,有几幅是AI画的,有几幅是人类艺术家画的?(答案将在文末揭晓)
去年谷歌的一个AI制作了一幅画,最后卖出8500美元的价格,自那以后,有关“AI攻占人类最后的一块净土”的讨伐声不绝于耳。



谷歌AI绘制的画作之一

 

尤其当美国罗格斯大学AI艺术实验室研发的算法成功欺骗了大多数观众的眼睛,53%的观众将AI绘画算法生成的画作误认为是人类画家制作的。

 

艺术家们似乎对这些代码和数据堆积起来的“AI画家”颇有微词,在他们眼里,艺术是灵感和直觉创作的,怎么能由冷冰冰的数据和代码组成?

 

但在如今的AI时代,对艺术的定义也不拘一格。

 

硅兔君了解到,就有一批研究计算机科学但又热爱艺术的人,在寻找艺术和AI之间的桥梁,他们用机器学习的成果赋能艺术创作,在画板和字节中寻找新的灵感。

 

硅兔君今天就带来两个小姐姐的故事——他们一个在西岸旧金山,一个在东岸纽约。他们都是艺术创作的“俘虏”,但又都痴迷于代码,他们所以创造的艺术品或许你无法理解,但正在启发着艺术家们。
这个叫做粒子群地图(Particle Swarm Maps),是一个结合了数字制图(Digital Cartography)和参与式地图(Participatory Mapping )、利用社交媒体数据再现公共空间的抽象动画地图。

这个艺术最有意思的地方在于:它不基于地理位置再现城市的轮廓,而是追踪Instagram位置标签的移动重现城市在一段时间里(比如30分钟到一个小时)的推移“地图”。

 

最后,猜一下是什么城市?

 

伦敦。
 


这幅图是一个叫MACHINE MIXOLOGY的互动艺术装置,在德国柏林的ACUD MACHT NEU展出。参观者可以要求一个基于高斯混合模型的计算机调酒师自动生成鸡尾酒配方,然后用可视化的方式呈现。

 

Cynthia目前在Gray Area Foundation for the Arts(GAFA)工作,这是一家位于旧金山的非盈利科技艺术孵化器,主要培养并且展示各种由科技和艺术结合的前卫艺术项目,其中就包括了在2016年展示了由Google DeepDream生成的艺术作品。

 

许多研究员可能纯粹是用AI来模仿作画风格,但是Cynthia却认为,艺术家使用机器学习的方式并不纯粹是为了提高效率。

 

在Venturebeat的一次采访中,Cynthia说,在科技界最激动人心的艺术类型不仅仅是试图通过艺术来复制创作过程。艺术家试图探索是否可以使用机器学习等更先进的方式,让人们从绘画作品中感受到启发和兴奋。

 

Cynthia最新的一个艺术项目则是叫做A World We Made Up,在一幅类似于世界地图的画作上,堆积了各式各样富有地区特色的建筑。

AI和艺术到底是什么关系?

 

有人认为,AI复制艺术。即使是毫无感情和认知的算法,也能从数据中找到人类艺术家创作背后的规律,然后学习、模仿,画出像毕加索或者梵高这样的超现实主义大作。

 

也有人认为,AI可以辅助艺术创作。只要人类艺术家在画板上“稍作挥毫”,AI就能立即帮助他们完成接下来的作品,提高效率,省却时间和精力。

 

但像Cynthia和Sougwen这样的艺术极客,他们既不认为AI是临摹艺术的画笔,也不认为是AI是提高画家效率的工具。他们从“笔墨纸砚”和“神经网络”中找到了第三条路——一种从未有过的、AI+人类创造的独一无二的艺术。

 

类似的情况在人类历史上屡见不鲜,科技进步不是复制人类过去的发展路径,而是创造一种全新的格局。

 

当AI与艺术碰撞时,同样如此。

 

P.S.文首问题答案:12幅艺术作品全部由AI创作。
本文转自虎嗅APP